第四百九十章 登门拜访

在接到卫兵电话那一刻,刘静芳甚至有些茫然无措。

她忍不住看向自己的丈夫,他的脸严肃刻板,手里捏着一张报纸,根本就没有听到她对电话那头讲了什么。她现在过的很幸福,实在不想有人来破坏现在的生活。

“卫兵说瑶晶在门外。”

“她?”莫创海忍不住皱眉,手里的报纸也被他丢在了一旁。“她又来做什么?”还害的这个家不够吗?!一个小丫头而已,竟然会有那么狠厉的心。他也是活到这把年纪了,还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女孩儿。

“电话里也没说,只是询问我要不要让她进来。”刘静芳捂着电话,眉头微皱,脸上显出几分不痛快来。

莫创海忽然就笑了,“好吧,那就让她进来吧。只要你别像过去一样,总是偏心她,给东旭和流暖惹麻烦,就足够了。”

刘静芳老脸一红,她当时的确是做了不少糊涂事。对电话那边说了声,刘静芳在沙发上坐下,忐忑的心情也去了不少。

是啊,她还有什么好怕的。这儿是她的家,刘瑶晶虽然是她侄女,于这个家里也只是一个外人。她想要守护这些家人,绝对不会让她有机可乘。

刘瑶晶的车,很快就停在了老宅外。

曾经为了能够顺利的站在莫东旭身边,她不止一次来过这里,讨好这里的人。如今再来,已经不是过去的身份了。

“姑姑。”对刘静芳微微一笑,仿佛过去的事都没有发生过。

刘瑶晶已经来过一次,可是对于刘静芳来说,时间仿佛还留在过去。

比起第一次见面,刘静芳的笑容已经自然顺畅了。

刘瑶晶心里有些诧异,仿佛是明白了什么,又似乎是看懂了什么。

“你这次回国,就不打算走了吧?”刘静芳给她倒了果汁,随口问道。

是试探?

刘瑶晶不清楚,只是笑道:“还是要回去的。我在国外有家属于自己的个人画室,而在C城,可供我发挥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。在国外,我能够更好的吸收那儿的文化,充实我自己。拿起画笔,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会有比其他任何事情都让人感觉到愉悦的感觉,那就是绘画。”

“我不懂那些。不过你今后可要好好画画,有朝一日也能成为梵高那些绘画大师。”

“姑姑说笑了。梵高可不是我能比得上,我才画了几天啊。”

刘静芳不接茬,笑问:“这次打算待到什么时候?”

巴不得她走吗?

姑姑也对她疏远了。

刘瑶晶心里黯然,更多的则是愤怒。连她的姑姑都要疏远了她,这个世界上的人都要抛弃她刘瑶晶了!

“等年后就走。这次是陪叔叔一起过年,他一个人,我也不放心。”

“是。”提到刘季堂,刘静芳叹了口气。“你走以后,他过得不好。”她一直都知道,刘季堂把瑶晶当亲生女儿一样宠爱着。后来瑶晶被赶到国外去,对他来说,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。

“我回来后还没有去见过叔叔。他身体不好,我怕吓到他。大概是近乡情怯,我从国外回来后,再见到这些亲人,竟然有裹足不前。姑姑可别笑话我啊。”她笑道。

“姑姑怎么会笑话你。你也不容易啊,要不是……”

“咳咳。”一直坐在旁边没说话的莫创海忽然猛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刘静芳连忙回神,她差点儿就说了不该说的话。万一瑶晶对东旭余情未了,她说的话被她误会了,可是要给东旭家里添麻烦的。

老不死的!刘瑶晶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狠厉,快的不可思议,连莫创海见多识广竟然也没有发现。

“我过去做的那些事,姑姑不用替我遮着。我做的那些是错事,这些永远无法掩盖的。也谢谢这些事,让我成长了不少。以前我太幼稚了,以为放在我身边的东西,只要被我抢到手,就是我的了。不知道有些东西,从一开始就不属于你。我现在过的好,前段时间还开办了自己的画展。”刘瑶晶说着,从身侧拎出几只手提袋。“这些是送给大家的礼物,上次忘记拿来了。”

刘静芳小心的接过,埋怨道:“买这些干什么。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,别浪费钱了。”

就这一点,姑姑还是像过去一样啊。

刘瑶晶的眼神中有些怀念,笑道:“姑姑,这都是我孝敬您和大家的。拆开看看,也不知道您喜不喜欢。”

送给刘静芳的是一条不失优雅大方的项链,纤细的链子,品味非凡。

刘静芳几乎是看到第一眼的时候,就喜欢上了这条项链。

至于给其他人的,也都是刘瑶晶精心挑选的。

饶是莫创海再不喜欢刘瑶晶,此时也不得不称赞她的这些礼物选得好。不仅适合他们,而且并没有贵重的让大家不敢接受。

刘瑶晶在老宅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,期间没有提到任何和莫东旭有关的字句,好像她真的只是来送这些礼物了。

莫创海一头雾水,实在是不明白刘瑶晶的真正来意。是不是他把看得太坏了,刘瑶晶没准儿就在国外学好了。

“想什么呢?”刘静芳对这条项链爱不释手,刘瑶晶一离开,就迫不及待的戴上了。

“就是……”莫创海实在说不上来,只能作罢。莫家的势力,还不至于害怕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小丫头。“算了,孩子们的事儿,就让他们自己处理。”

他们都已经老了,早就跟不上这个时代了。而且东旭那孩子,莫创海十分相信他的手段。一旦刘瑶晶还有不轨的做法,他们这些老的可就派不上用场了。

军区大院儿就这样大的地方。

因此,刘瑶晶去了老宅的事儿,莫东旭很快就知道了。自从知道刘瑶晶回国后,莫东旭虽然已经把监视她的人撤回,却不代表他不会放松对刘瑶晶的戒备。

来了军区……她这次又打算做什么?

莫东旭虽不解,却也不会询问老宅那边儿。临近过年,不宜让老人家担心。

刚刚给小淘气喂完奶,出来就看到他一脸愁绪,苏流暖难免有些担忧。“怎么了?”

“刘瑶晶今天去了老宅。”他说。

“她……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之前她数次拒绝了刘瑶晶的示好。在这之后,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好像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过一样,弄得苏流暖心里格外的不舒服。

“这样也好,免得她再出来惹麻烦。”刘瑶晶是两个人不能提的存在,她做的那些事,每次提起来心里都极为的不舒服。

“好啦,别想她了。”苏流暖笑了笑。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洛夕要结婚了。”

莫东旭惊讶了下,旋即有些激动的说:“这是好事啊!”水洛夕这些年一直追在他身后,好在幡然醒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。莫东旭真心祝福她,这些年她一个人孤零零的,实在是太不容易了。

“听说,还是她主动求的婚。”苏流暖捂着嘴角,窃笑了下。水洛夕可是和她说了,她向余宇求婚的时候,那个一向淡然的男人,激动的把她抱了起来,就在餐厅里,一晚上居然都没有睡着。要不是她拦着,那个男人肯定要跑到外面去大喊大叫了。

她不知道水洛夕和余宇之间具体的感情,但这些年余宇一直守候在水洛夕身边,也实在是太不容易了。幸好有情人终成眷属,没有拜拜辜负两颗真心。

“她有没有说婚礼什么时候办?”莫东旭追问。

“说是在过年以后吧。具体时间还没有定,不过起码要等天气暖和一点。”虽然对于女明星来说,冷这个字眼并不存在。不过,水洛夕还是希望在婚礼那天,大家都能够穿的漂漂亮亮的。

“洛夕只有一个人,婚礼的事不能全部让余宇来解决。”

“我都懂。”苏流暖笑了笑,忍不住打趣:“要不是知道你是什么想法,我肯定以为你对洛夕余情未了呢!不过啊,如果你要是对她真的有情,估计余宇第一个上门要打死你。”

天天被她调侃,连这种事都拿出来说,莫东旭实在是拿她没办法。

“笑笑嘛。”瞧,小女人居然又在撒娇。

莫东旭无奈,只能扯开嘴角,勉强笑了笑。

“笑得一点都不诚恳。”女人撇着嘴角,一副不开心的样子。

“要怎么笑呢?”手指轻轻弹了弹她的额头,莫东旭无奈叹息。“怎么能这么调皮。你是小淘气的妈妈,还像个小姑娘似的。”

“小姑娘怎么了?”她不服气的嚷嚷着。“小姑娘也是有人权的!”

怎么又和人权扯上关系了。莫东旭扶额,“乖乖的,不然晚上的布丁就没有了。”

因为要哺育小淘气,再加上苏流暖喜欢乱吃东西,莫东旭索性直接限制了她的饮食。晚餐后的布丁,成了她最期待的缓解。要是不能吃,她肯定连觉都睡不好。

果然,莫东旭说完这句话后,她立即老实了。还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他,似乎在说不要克扣她的布丁。

莫东旭一个没忍住,托起她的下巴,压了上去。